小浣熊

不该因为名字就放过这一刊的,恶名铁人真tm刺激

很久没摸了,稍微复个健。小地方割坏了不少,考虑到一年没碰了,原谅自己了

可以说是非常形象了

看到冬日战士蜂蜜就又去重温了一遍宝宝大战,巴基熊(用可爱)一统天下!

巫士在未来也一直和小绿巨人在一起啊,真棒

所以不管买什么都要趁早,现在正版的funko黑豹居然这么难找 funny

真的是爸爸

【盾冬】過客

TigerLily:

看完美隊3這麼久終於擠出點糧來。




******




1.




T'Challa告訴Steve要有耐心。“耐心是一種美德,Rogers隊長。”年輕的國王說。




他指的不只是Bucky的冬眠,還有引起軒然大波的蘇科維亞協議。就是這個協議,讓Steve上了全球通緝令。他現在是逃犯,同樣和他一起列在那名單上的,除了現在正在瓦坎達王宮深處沉睡的Bucky,還有Sam,Clint,Wanda,Scott和Natasha。當Natasha走出那架由T'Challa派出去接她的飛機,加入一連串逃亡的超級英雄名單時,沒有人感到意外。




Steve和Clint去迎接她。她望著他們,欲言又止。Steve開口說,“見到妳真好。”




她看著他們,“我就是......沒辦法繼續。”




“什麼都不用說了。”Clint給了她一個擁抱。




T'Challa在百忙之中抽空和逃亡的超級英雄們吃個飯。在他的辦公桌上,等著加入申請政治庇護的名單越來越長。




“這個協議會自己走向毀滅,等著看好了。”T'Challa坐在他豪華的座椅上輕聲說,“你們只要有耐心。”




復仇者們,應該說是大部分的復仇者們,除了相信國王的話之外也沒有別的選擇。現在沒有被通緝的復仇者們所剩不多了。T'Challa當個稱職的主人優雅地招待他們,彷彿正招待一群達官貴人,而非亡命之徒。




看著自己的名字突然成了通緝犯讓Steve感覺有些複雜。據說史密森學院停止有關他的展覽,Bucky的展示牆也被撤下。一瞬間他們從拯救世界的戰爭英雄成了反叛者和惡名昭彰的九頭蛇特工。流亡在外,躲躲藏藏,回家的日子遙遙無期。




但Steve不後悔,一點也沒有。吃過飯之後他又來到Bucky沉睡的醫療室裡,站在冷凍艙前看著Bucky平靜的臉。名譽或榮耀對他來說並不重要,他只想做對的事情。而且,這次Bucky和他不再天各一方,他就在這裡,雖然他少了一隻手臂,沒辦法睜開眼睛,對Steve笑,但他就在這裡,平平安安的。




只要Bucky在的地方,就是Steve的家。




2.




Natasha在瓦坎達的第一個晚上睡得很好。事實上,這可能是她有生以來睡得最安穩的一晚,她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才起床,連午餐都沒有吃。她踏進其他人聚集的廳室時發現大家都圍在電視機前。當瓦坎達在正式簽訂蘇科維亞協議的前一刻退出時,所有的人都很驚訝,畢竟前任國王是這項協議忠實的支持者。瓦坎達的聯合國代表僅表示他們還需要對這個協議做更多的研究和討論,後來又有幾個國家跟進不簽。即使如此,當時也沒有對協議造成傷害。但現在,T'Challa所謂的“自己走向毀滅”,看起來才剛開始。




“嘿。”Clint跟她打了個招呼,其他人看到她也點點頭。Natasha看到Steve皺著眉頭坐在沙發上緊盯著電視新聞裡的報導,沒有化妝的Wanda則是雙手捧著一個大杯子,縮起腳,擠在Steve的身旁。有著瓦坎達傳統風格的改良服裝穿在她身上讓她看起來相當年輕,應該說,符合她真正的年紀。Sam雙手交叉抱在胸前站在一旁,Scott則是一臉茫然。新聞主播說蘇科維亞協議的進行遭遇第一個重大挫折,112個國家對於這個協議裡最重要的專家委員會成員人選無法達成共識。每個國家都希望自己人進入委員會,每個國家都對其他國家的人選有意見。有幾個專家成員的背景被挖出來發現有爭議,有些人被質疑不夠資格。他們在維也納吵得不可開交。




Sam搖搖頭,“搞什麼?自己都吵成這樣要怎麼監管超級英雄們?”




Steve沉默著,只是瞪著電視,彷彿它欠了他一大筆錢。




“我們可以看點別的東西嗎?”Scott提議,“你們知道瓦坎達的電視節目也有真人實境秀嗎?”




“關於什麼的?”Wanda問。




“比賽種水果。”Scott拿起遙控器。




Natasha原本希望會看到記者去訪問復仇者們,剩下的復仇者們,不過她什麼都沒看到Scott就轉台了。Natasha坐下來,看看四周,再次驚訝於瓦坎達王宮的低調與簡約。這與她想像過的金碧輝煌或是民族風情的建築與設計完全不一樣。這裡比較像是會出現在科幻電影裡的太空船場景,無法想像它其實坐落在非洲這塊黑色大陸上。




Clint幫她拿了些餡餅和燉肉湯來,她突然覺得很餓,又很累,但同時又感到卸下重擔。昨晚她收到一封隱藏來電的簡訊,問她還好嗎?她知道這是駕著飛機從此失去蹤影的大個子傳來的。她沒有辦法,也不知道怎麼回覆他。她睡到下午,沒有任務,沒有人需要她去拯救,沒有恐怖組織需要她去滲透,沒有貴重資料需要她去偷。她坐在那裡,面前擺著看起來很普通的瓦坎達食物,和她一起逃到這裡的這些人,則是看著電視裡誤入山獅洞──不是種水果,這是另一個實境節目秀,類似荒野大冒險的節目──而連滾帶爬離開的參賽者,發出有氣無力的笑聲。Steve除外,他正拿著上面有黑豹圖案的平板電腦,手指在上頭滑來滑去的。Clint坐在她的身邊,捏了捏她的肩膀,無聲地陪伴著她。窗外的瓦坎達天空飄著濛濛的霧,讓他們像是置身雲間。她喝了一口湯,平凡卻出乎意料的美味令她驚訝。




她知道要回覆他什麼了,如果她有辦法知道他的電話號碼的話。她會回覆說,我想我過得還不錯。




3.




Steve離開交誼廳來到醫療室的時候,是Juma值班的。他戴著厚厚的眼鏡,才剛進這間由國王親自管理的醫療室不滿一年,就得以參與這樣特別的計畫。這位睡在冷凍艙裡的白人Bucky腦袋裡的狀況實在太複雜又特別了,Juma身為科學家的那個部分感到興奮,而他看到Steve每天坐在冷凍艙旁望著那張蒼白又安詳的臉,有時候沉默不語,有時候對著冷凍艙說話,就又為他們感到遺憾。他越深入研究Bucky的腦袋,就越感到憤怒,他其他的醫療室同伴也是,氣憤於九頭蛇的殘酷。就連一向穩重的醫療室主任,在徹底看過Bucky的大腦掃描圖,解讀了一些數據之後,也罕見地咒罵九頭蛇的喪心病狂。Juma聽過美國隊長和冬日士兵的事情,之前鬧得沸沸揚揚的,醫療室的人早就私下八卦過。不過無論他們如何評價那些事情,都不重要,他們只需要完成國王的命令。而國王的命令是讓Bucky沉睡,並且破解九頭蛇在他腦子裡裝的那些程式和設定。Juma全力以赴。




Steve今天的心情似乎不太晴朗,他原本把手插在口袋裡,默默看著艙裡的人,之後他把手抽出來貼在Bucky臉龐上方的玻璃罩上。醫療室裡的科學家和醫生們雖然不喜歡但早就放棄要他別這麼做,特別是Juma,他喜歡一塵不染和井然有序的環境,他特別討厭Steve在艙蓋上留下手印。可是,有件事情改變了他。Bucky剛凍進來的某一天,他離開醫療室喝杯咖啡回來的時候,看見Steve坐在冷凍艙前,用溫柔的聲音訴說往事。Steve望著冷凍艙,彷彿Bucky正在聽他說話。




“我們說好等戰爭結束回家,就要在布魯克林買一間房子。”回憶令Steve永遠緊繃的臉變得柔和,“我們要回學校去把書唸完,然後找工作。我們不一定要在一起工作,但我們會回到同一個家。Buck,這個世界,男人可以和男人結婚了,你相信嗎?我們不需要再隱瞞我們的關係了。你覺得我們要什麼樣的房子比較好?一定要有很多窗戶,能曬得到太陽。我知道你喜歡暖和的感覺。我......”




Steve像是到現在才發現Bucky根本沒辦法回應他。他低下頭,允許自己出現短暫的軟弱。然後他又挺起胸膛來,深呼吸,“很多窗戶,然後我們可以在窗台種些花。”




Juma靜靜退出去,在走廊靠著牆直到Steve離開。從那之後,儘管他不喜歡Steve總是在冷凍艙的蓋子上留下手印,他還是忍耐著,等Steve走了之後再去把蓋子擦得乾乾淨淨。




Steve今天來向Bucky報告剛剛新聞提到專家委員會的情形。他貼在蓋子上的手那麼小心翼翼,彷彿那是一片蝴蝶的翅膀。




“T'Challa說要有耐心,我會的,我會一直在這裡的。”Steve說。然後他坐下來,望著冷凍艙發呆。




4.




今天Clint想辦法和妻子Laura還有孩子們通上電話。原本慷慨的國王答應可以把他們都一起接過來,但沒想到是Laura拒絕了他。




“我們沒有做錯任何事,不需要逃亡。”Laura相當堅定地說。




Steve只有在農場的時候和Laura相處過幾天。他對她的印象是普通的家庭主婦,她把Barton家這塊領地統治得井井有條,生活重心就是孩子、丈夫和農場。但當Clint逃到這裡來之後她表現出的堅強令每個人都驚訝。




“我相信你會回來,不是罪犯的身分,而是清清白白的人。”Laura在電話裡告訴Clint,“我知道你在做對的事情,我們都支持你,你要相信自己,好嗎?”




平常總是有很多話可以說的Clint只是拿著話筒點點頭。




Scott也和女兒Cassie通上電話。他告訴孩子說他正在環遊世界,會幫她帶紀念品回去。事實上,他已經買好了瓦坎達黑豹象徵的Q版玩偶了。他對著電話唱歌,又跳又叫的,之後是他的前妻,他們似乎有些爭吵,但最後還是平息下來。Scott只有在這個時候才出現罕見的落寞,大部分的時候,他都不自覺地擔任起啦啦隊隊長的角色。他學會兩種瓦坎達的傳統樂器,整天和Wanda一起彈彈唱唱,說些不好笑的笑話。Steve有些後悔把他拉進這一團混亂裡,他本來可以看著女兒的眼睛唱歌給她聽的。




但這是他的選擇,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也明白這需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為此,Steve尊重他。




蘇科維亞協議的專案小組總算成立了,不過他們又有新的東西可以爭吵。一個國家希望可以讓復仇者們進入非洲一個小國剿平當地一名軍閥,但在該國經營許久的另一個國家則認為這不是屬於復仇者聯盟應該處理的範圍,提議的國家只是想要在當地扶植自己的勢力而已,還有國家跳出來說他們想要復仇者們幫忙討伐叛軍。電視台拍到Tony臭著臉快步走進原來的復仇者基地,無視追在他身後的記者們,不發一語。




Steve踏著已經很熟悉的路線往醫療室走去。每次他經過那扇能夠俯瞰王宮旁整片山谷的落地窗時總會停下來一會。他走過Wanda的房間,發現她正和Sam在打牌,只是他們拿在手上的牌Steve之前沒有見過。他們倆一個盤著腿,另一個靠在抱枕上,看起來很無聊的樣子。不知隱藏在何處的音箱傳來輕快的瓦坎達歌曲,讓兩個無所事事的前任超級英雄們跟著搖頭晃腦的。他們最近都在學瓦坎達語,就算說得七零八落的,現在上街去買東西也不成問題了。Steve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到市區去,深刻感覺到瓦坎達是個特殊的國家。它的確很小,地理位置和天然資源之豐富卻是得天獨厚。他們與世隔絕,崇拜神靈,又有超出外人想像的科技發展。這個國家到處都有新舊並陳的痕跡,從建築、服裝到食物。黑豹的標誌隨處可見,展現他們虔誠的信仰。瓦坎達人似乎有種天生的冷靜氣息,一切都不疾不徐的。當Steve一夥明顯從外地來的異鄉人在街上閒逛時,他們也不會投注太多打探的眼光。




Steve到醫療室的時候,Juma忍不住跳到他面前跟他分享好消息。




“我們找到方法可以除去九頭蛇設下的程式了,只是需要一點時間慢慢清除。”Juma讓一堆複雜的畫面出現在螢幕上,其他的科學家也都感到相當振奮。




Steve先是一愣,然後仔仔細細地看著每一張圖表。他當然不懂那些數字或圖案代表了什麼,但他看到希望在螢幕上閃爍。他緊緊握著Juma的手,把他都握疼了。“謝謝你,謝謝你們每一位。”




Steve在科學家們都離開之後,坐下來,他今天想和Bucky討論一下,以後他們的新家牆壁要漆上什麼顏色。




5.




Bucky離開冷凍艙的那天,Steve顯露出罕見的緊張神情。他和Natasha站在醫療室的一角,看著科學家們忙碌地走來走去。Natasha的手覆在Steve寬厚的肩膀上,像是安慰孩子一樣拍著他。Steve知道其他人在外頭,如果不是這裡已經擠進太多人,他們大概也會一起進來。他們都知道這對Steve來說代表了什麼。Steve看到科學家們開始聚集到冷凍艙旁,他知道那個時刻來了。如果Natasha沒有去握住他的手,他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原來一直緊握著拳頭。




前一天晚上,Steve才和這些科學家們分享了特殊的時刻。他吃完晚飯,帶著一本書來,想讀給Bucky聽的時候,發現醫療室裡的每一位科學家和醫生們,手牽著手,把Bucky的醫療艙圍了起來。Juma看見Steve進來時很開心,“Rogers隊長,請加入我們。”




醫療室主任看到Steve一頭霧水的樣子便開口解釋,“明天就要喚醒Barnes中士了,讓我們向黑豹之神祈禱,請求祂幫助我們,也帶領Barnes中士,回到這個世界。”




就Steve所知,這些科學家和醫生們都是各自領域的佼佼者,他們的論文發表在世界知名的科學期刊上,而他們卻同時信仰著那虛無飄渺的神。Steve即使過去在布魯克林的時期也不是信仰堅定的人,他相信自己甚過命運,寧願依靠雙手而不是神明。但現在,他需要所有的幫助。




他加入那個小圈圈,緊緊握著左右兩邊的手。“你一定要全心全意地祈禱。”Juma提醒他。




Steve這輩子從未如此虔誠過。




現在,那個時刻已經來臨,黑豹之神將要把他的Bucky帶回到這個世間。冷凍艙艙門降下,冰霧散去,Bucky的臉變得清晰。他冰進去的時候臉上還有傷痕,如今已經癒合。有個人移動了位置,讓Steve看不見他的Bucky。他想過去推開那個擋住他的人,Natasha拉住他。直到他聽見那一聲微弱的,Steve。




被呼喚的人已經無法再控制自己。他衝上前去,推開每一個擋在他面前的人。Bucky已經從冷凍艙裡被解了下來,有兩個醫生攙扶著他,他彎曲著雙腿,似乎還無法靠自己站立。Steve把他擁進自己的懷抱裡,他們一起癱坐在地上。




“成功了,Rogers隊長。”醫療室主任宣布,“Barnes中士再也不會被啟動成為冬兵的狀態,我們已經把那道程式徹底抹去了。”




Steve抬起頭來,“再多的話也無法表達我的感激。”




“感謝國王吧,他的仁慈令這一切發生。”儘管他這麼說,但Steve從科學家們欣慰和如釋重負的表情知道,他們並不僅僅是因為國王的命令才這麼做的。這些人和Bucky一起在這裡待了將近一年,他們和Steve是一個團隊,照顧Bucky,研究他,治療他,知道他身上每一個受傷的地方,知道九頭蛇對他做的每一件事。他們看著Steve每天到這裡來,摸摸他臉上的艙蓋,和他說話或僅是深深地凝視著他。他們知道這兩個人從他們一個是十六歲,另一個是十七歲時就相愛。他們也知道Bucky在布魯克林小巷裡一次又一次救了打架永遠不知道要跑的Steve,在病榻旁整夜沒有闔眼地照顧燒得不省人事的Steve。他們還知道Steve和Bucky曾經一起在河裡游泳而曬傷了背,為了去看巡迴馬戲團的演出而離家出走最後卻迷了路。他們知道Steve和Bucky在那個寒冷的雪夜分享的第一個吻,在法國的星空下許下共度一生的承諾。他們知道那個火車的意外,知道後來發生的每一件事。




他們和Steve還有Bucky一起背負了每一個命運給予的傷口。




“或許我們能給他們幾分鐘獨處的時間。”Natasha說。




“也好,我先去報告國王。十五分鐘之後我們會回來,Barnes中士要接受完整的檢查和恢復的療程。”醫療室主任說完之後就和Natasha還有其他人魚貫走出醫療室。Juma是最後一個離開的,他給Steve一根向上的大拇指。




終於只剩下他們兩人。




Steve看著Bucky。Bucky仍然很虛弱,全身的重量都壓在Steve的身上。在瓦坎達的每一個夜晚Steve都在幻想這一刻,他會說什麼?他會有什麼反應?但此刻他只想緊緊抱著他。




“幾點了?”Bucky突然問。




“中午十一點。”Steve回答。Bucky溫熱而熟悉的身體就在他的懷裡,這令他的心像是掀起了海嘯,吹起了暴風。




Bucky輕笑,“看來我賴床了,起得有點晚啊。”




Steve再也忍不住,他把臉埋在Bucky的頸窩裡,讓Bucky的氣味盈滿他的鼻子,無聲地哭泣起來。




6.




Sam發現要繼續討厭Bucky變得有點困難,雖然他有非常正當的理由這麼做。這個男人曾經試圖殺死他,拆了他獵鷹裝的翅膀,把他從高空中踢下去。而且他對Steve有非常大的影響力,那令人感到不安。Sam不是在忌妒,或許有一點,畢竟他是那個最棒的朋友,從不鬧事,對Steve幫助很大。而Bucky總是能讓Steve失控,拋下一切,最後讓他們來到這裡。並不是說Sam討厭現在這個處境,但他總是覺得他們還有機會能讓一切變得不一樣。他在瓦坎達每天都到山上去越野跑,學瓦坎達語,和Scott看那些很有趣卻不像美國一樣花俏的電視節目,然後試著不讓自己的體能和戰鬥技巧生疏。他不知道他們的未來在哪裡,他們還能再回去美國嗎?他們要永遠留在瓦坎達嗎?他們要這樣閒散度日到什麼時候?有人在照顧他的家人,在這方面他不用擔憂。但他想要知道他們的下一步是什麼。電視新聞說,美國國會正在強烈質疑這個協議簽屬的合法性與正當性,他們認為這樣影響深遠有法律約束力的國際協議,不該僅僅透過行政協議去簽署,而是該照憲法規定,經過國會的同意。他們在國會山莊熱烈發言,Sam只想砸電視。之前你們怎麼都不說話呢?




而Bucky,現在的Bucky,處於一個圈外人的狀態。Steve不告訴他這些煩心的事情,他整天都在他的身邊陪伴著。這樣的Bucky正在消磨Sam的意志力。不管是昏睡還是清醒時,Bucky都是最配合的病人。他溫和有禮,臉上總是掛著淺淺的笑容,那雙眼睛能迷昏每個女士。醫療室裡的每個科學家和醫生都很喜歡他,他也表現得很好,乖乖聽話。他不再有他們初次見面時的冷冽和殘酷,也不是他們後來見面時警戒和淡漠的樣子。就算Sam對他表現冷淡,他也不會生氣。他總是在微笑,安撫過度緊張的Steve和謹慎的醫生們。




換了其他的處境,Sam想他或許會和Bucky處得很不錯。如果他認識當年的Steve和Bucky,搞不好他會更喜歡Bucky也說不一定。他真的很難去討厭他。




有一天,Steve突然有了任務。日理萬機的國王親自到醫療室來查看Bucky的狀況時,有人來回報,邊境發現偷渡者,而他們的目標──當然了──是汎合金。




Steve立刻表示他願意幫忙,Sam也想一起去。Steve和國王一起離開,Sam則是被Bucky叫住。




“我知道你不太喜歡我,但有件事情我想請你幫忙。”剛打完一針的Bucky揉著他的臀部說。




“什麼忙?”Sam問。




“好好照顧Steve,好嗎?你知道他在戰場上總是橫衝直撞的。”Bucky露出一個無奈的笑容,“這本來是我該做的事情,但我想我以後做不到了。”




Sam和他一起看向他的左肩,那裡原先有條手臂──無論是血肉之軀或是金屬──如今什麼都沒有。




“Steve非常信任你,我也相信你可以做到的。”Bucky說。




Sam開始明白Steve到底愛他什麼了。但他只是點點頭,然後就走出醫療室,加入Steve和國王的行列。




7.




Steve不記得他上一次這樣長時間地陪在Bucky身邊是什麼時候了,他感覺像是跑了一段非常非常遠的馬拉松,最後終於跑進了終點。他的Bucky,一點一滴好起來,一點一滴地回來。每天晚上Steve睡覺前都會感謝黑豹之神,感謝祂的慈悲,讓Steve還有機會擁著Bucky入睡,睜開眼睛看到他就在身邊。




Bucky現在裝上新的手臂,為他量身打造訂做,有著和另一隻手臂相襯的重量,不會像上一隻那樣沉重地拉扯著他的肌肉和脊椎。他努力適應新的肢體,刮了鬍子,剪短頭髮。當Steve第一眼看到他的新髮型時,震驚到無法言語。Bucky的眼裡有久經滄桑的疲憊,但現在的他看起來相當輕鬆,籠罩在他頭頂的烏雲已經散去。這是Steve的Bucky,行過死蔭幽谷,踏著血與冰,終於回到Steve的身邊。他知道他永遠都不會再是二十歲時的模樣,但Steve自己何嘗不也是。他除了緊緊抓住Bucky,把握在他身邊的每一分每一秒,其他的事情一點也不介意。




拜太多超級英雄跑到瓦坎達來尋求政治庇護所賜,T'Challa撥了一棟鄰近皇宮的建築讓他們居住。同時在美國,一位看起來像個大學生的男孩上了電視節目,他說自己被迫加入協議的管制。他的能力是釋放火焰,他從來不曾濫用他的能力,只是在烤肉的時候幫忙點火而已,但政府不知道為什麼找到了他,而且強迫他加入。他在第一個任務就摔斷了腿,從此不能去學校,和朋友也斷了聯絡。但失去自己的生活不是他最生氣的部分。男孩的臉上還有青春痘,“我不敢相信,他們甚至要我們去打──”男孩正打算爆料的時候電視畫面整個消失了,不難猜出是誰阻止了播送。復仇者們為這個孩子的未來感到憂心。這是沒逃出來的。




而逃出來的則是在搬新家。Steve看著他們分配到的公寓,小小的,但很乾淨,重點是很明亮,有一個陽台可以擺一張搖椅,讓Bucky在那裡曬太陽。Bucky花很多時間在陽台上,看著遠方的市區,讓午後的涼風吹在臉上,望著瓦坎達由火紅的橘色轉成深紫色的日落。他已經太久沒有這樣平靜而安全的時刻了,不用擔心有誰會破門而入或扔手榴彈到他的床底下。有人試圖到這裡來找Bucky,希望T'Challa能把他交出來,國王則是彬彬有禮地要他滾出他的國家。晚上Bucky會和Steve在一起,持續練習使用他的手臂,和Steve一起做飯,有時候和大家一起吃飯。在聚會的場合他總是安靜地坐在Steve的身邊,看著每一個開口的人。Wanda會主動去找他說話,而Bucky從以前就沒辦法拒絕女士的要求。Steve看著他開始回應,微笑,點頭。他很感謝Wanda這麼做。




“因為我能夠理解他的感覺。”Wanda在Steve向她道謝的時候說,“被罪惡感糾纏不是容易的事情,我們只能試著和它共處,然後繼續前進。”




Wanda現在比她剛到瓦坎達的時候要開朗得多。Steve記得他到海上監獄去救她時看見她穿著束縛衣,坐在地上,脖子上綁了一顆一閃一閃的炸彈。她的雙眼裡沒有任何光彩,沒有屬於她這個年紀該有的活力,她是一個靈魂被抽掉的致命武器。但來到這裡之後,在瓦坎達的山林間她漸漸擺脫那些過去曾綑住她的負擔,那些恐懼和愧疚都被她一點一點地卸下來。她一直在練習控制自己的超能力,如何更順利地飛翔,如何更精確地移動物體。Steve甚至看過她試著用自己的能力拿線穿針。她在準備,準備回到戰場,她一直是他們裡面最有信心,能夠回去的人。




Steve和Bucky在經過了這麼久之後第一次做愛的那個晚上,Bucky被惡夢驚醒。醫療室裡的醫生們能醫好他的腦袋,卻無法讓他忘記發生過的事情。他醒來之後滿頭大汗,喘著氣,Steve也跟著醒過來。白色的月光透過窗子灑了進來,Bucky看起來既害怕又脆弱。




“我夢到、夢到一對夫婦。”Bucky顫抖著說,“1985年,在布拉格,他們有個女孩,他們......”




“沒事了,沒事了。”Steve輕撫的他的手臂,“那不是你的錯,那不是你。”




“任務命令說,那個小女孩也要......所以我就......”Bucky緊緊揪著棉被。




Steve抱著他,阻止他繼續折磨自己,然後一切就變得熱烈起來。親吻和擁抱不能減緩Bucky的罪惡感,但Steve要Bucky知道,他會一直陪伴著他。他會和他一起度過這一切,就算要花上一輩子的時間,他都願意。他會和他一起熬過每一個惡夢,和他一起經歷每個殘酷的回憶。他要和他的創傷一起共處,然後和他一起繼續前進,就像Wanda說的一樣。




他們緩慢而溫柔地做愛。他們失去了那麼多,那麼久,要慢慢來,然後用餘生來彌補。他們不僅共有了身體,也共有了彼此的罪與愛。




一個禮拜之後,他們就舉辦了簡單的婚禮,交換用汎合金製作的戒指,上面刻著兩人的名字,用一個十字架,把他們連接在一起。婚禮結束後的晚宴是在他們那棟樓前面的小廣場舉行的,不只是和他們一樣來自異邦的人們,還有他們在瓦坎達認識的人。瓦坎達人一向安靜而沉穩,但在婚禮這樣的場合上他們也會隨著音樂搖擺,端著酒杯大笑。Juma緊張兮兮地向Wanda邀舞,Natasha則是在舞池裡和T'Challa的護衛隊成員比賽舞技,Scott強迫大家聽他唱婚禮歌曲,Sam和Clint則是合力要把他拉下舞台,但失敗了。即使是T'Challa也比平常笑得更開懷。Steve只是抱著Bucky,在舞池的一角,其實就在廣場邊的一根路燈旁,輕輕地搖晃著,不管現在瓦坎達的婚禮樂團正在奏著輕快的曲調。Bucky那隻永遠不會暖起來的新手臂放在Steve的胸前,右手則被緊緊握住。Steve再也不要放手了。




一聲巨響之後,黑夜突然亮了起來。美麗的煙火在空中爆開,點點星火照耀了每張抬著頭仰望的臉。和戒指一樣,這也是T'Challa的禮物,人們拍手歡呼,喝更多酒,笑更大聲。Steve和Bucky對國王點頭致意,國王則是看著天空,舉起了酒杯。




“榮耀歸於黑豹之神。”國王說。




“榮耀歸於黑豹之神。”眾人大聲重複。又一顆煙火爆開,那是一朵紅色的花,在星空下綻放。




8.




Steve不曾想過自己能如此幸福。Bucky在廚房為他做早餐,煮茶和咖啡。咖啡是Steve的,茶是Bucky的。Steve喝過一次那種瓦坎達的茶之後,就決定那是他此生最後一次喝這個茶,但Bucky卻很喜歡。他們今天要上市場去購物,然後和國王討論聯合訓練的事情。上次他們合力阻止了武力強大有備而來的竊賊,國王認為Steve這些年來的經驗,對他的邊境防護員和護衛隊能夠提供許多幫助。事實上,國王認為他們的經驗很珍貴。他的軍隊擁有非常棒的武力和科技,曾經去過他們的軍火室的Steve看到許多讓他興奮而陌生的武器,但他們一直處於與世隔絕的狀態,沒有太多實戰經驗。復仇者們可以提供這一點。他們一起訓練,一起討論,Steve為他們上課,瓦坎達的科學家為他們設計新的武器。




Steve一直到最近才想通,T'Challa正在組織一支不受蘇科維亞協議約束的超級英雄隊伍。




Steve和Bucky上市場的時候只負責提東西和付錢。Bucky比他們任何一個人都要晚開始學瓦坎達語,說得卻是最好的。他可以流利地和當地人對話,也懂得挑選品質好的蔬菜水果。瓦坎達的農產品不同於其他非洲國家,因為氣候和地理的關係,他們有特殊的蔬果。因為科技發達,他們也有有趣的食物。Bucky第一次吃瓦坎達李子的時候有一點失望,因為他想吃的是李子,可是瓦坎達李子吃起來像柳橙。Bucky在水果攤前挑挑揀揀的,老闆是一位中年婦女,相當熱情地和Bucky說話,給他試吃的水果切片。大家都喜歡Bucky,Steve看著他因為微笑而翹起的嘴角和眼尾的細紋,心想怎麼可能有人不愛他。




等他們到皇宮時,發現其他的復仇者們都擠在寬闊的訓練場裡大吼大叫,Clint是最激動的一個。Natasha正和其中一名T'Challa護衛隊的成員對打。那些護衛隊雖然全部都是女子,但總讓Steve心生敬畏。如果有人在電梯裡偷摸她們的屁股,她們會當場踢爆那個人的蛋,或許還會徒手扭下些什麼。她們現在正在訓練場裡你來我往的,速度之快讓人嘆為觀止,力量靈巧地展現在她們的拳腳之間。Sam說她們已經打了半個小時了,還沒有分出勝負。最後兩人停了下來。




“妳不像我想的那樣弱。”理成平頭的護衛隊隊員朝Natasha伸出手。”




Natasha握住她,“妳也不賴。”




Scott睜大眼睛,“如果是我的話,大概會被壓在地上踩成肉餅。”




“別跟女人過不去,小不點。”Sam說。




Scott做了一個鬼臉,“不用你說我也知道,我可是有前妻的人。”




Wanda跑進來,“嘿,你們得看一下這個。”




youtube影片裡那個人顯然是瘋了,他穿著一身黑,塗黑的嘴唇,塗黑的眼眶,連牙齒都抹上一道黑色。在他身旁是一個倒吊著的女人,雙手被反綁在身後,長髮垂在地上,哭泣令她顫抖不已。




“你們還在等什麼!”穿黑衣的瘋子揮舞著一把電鋸,“他們都跑了!那些超級英雄們!跑了!都跑了!留下來的太尊貴了不會來抓我們的!來啊!一起來玩啊!”




影片停在女人開始尖叫的時刻。然後電視新聞也採訪了幾個憂心忡忡的路人。




一個綁著辮子頭的女子說,“我知道有人在那些戰鬥裡失去了財產和親人,我很遺憾。不過沒有那些超級英雄我早就死在紐約之戰裡了,還有我的孩子和朋友也是,很多人都是。謝謝你,美國隊長,無論你現在在哪裡。”




“如果你問我我會說這個協議是個蠢主意。”戴著帽子的中年男子說,“自從有了這個協議,我們的世界並沒有變得更安全。上個禮拜歐洲的恐怖攻擊發生時,他們在哪裡?”




“我們要那些超級英雄們回來!”一個憤怒的青少年對著鏡頭比出一根被打上馬賽克的中指。




Steve跑去找T'Challa。國王坐在他的辦公桌後,身邊站了五個畢恭畢敬的臣子和助理。T'Challa一邊翻閱手上的文件一邊揮手制止Steve開口。




“我知道你要做什麼。”國王放下他筆,“我說過,要有耐心,這個協議撐不了太久了。”




“我知道,但我──”




“──你應該知道我正在做什麼。”




“另一支隊伍。”




“沒錯。我派出去的遊說者回報,說動搖和反悔的國家很多。等我的隊伍準備好了,他們就可以出發去保護世界了。”




“我不能看著有人受苦,卻躲在這裡。”Steve說。




“我以為你很喜歡這裡的生活。”國王聽起來有點失望。他身邊的人小心翼翼地看看國王又看看Steve。




Steve真摯地說,“我的確很喜歡這裡的生活,或許我這輩子沒有這麽快樂過。”




“你回去好好考慮,和Bucky商量一下。”國王重新拾起他的筆,“你們決定好了再告訴我。”




Steve回家的時候,Bucky已經在做晚飯了。陣陣食物的香味自廚房傳來,讓Steve飢腸轆轆的。Bucky會煮瓦坎達的傳統食物,這是醫療室裡的女醫生教他的。他在這裡和他的丈夫過著普通人的一般生活,但同時,他也會做些不那麼普通的事情。他的新手臂雖然沒有過去那隻有力,但很靈巧。他練習他的槍法和打鬥技巧,和瓦坎達的情報人員交換技術。或許Bucky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所以他不想鬆懈下來。




Steve環顧這間小公寓。這是他的家嗎?他很喜歡這個地方,他喜愛在這裡的生活。他喜歡每天早晨醒來就看見Bucky的臉,在他們的小餐桌旁喝咖啡,看著Bucky在晨光中閃耀;他喜歡和Bucky一起去逛市場和粉刷公寓裡的牆壁,也喜歡和Sam一起到山上去越野跑;他喜歡看著王宮後那片山谷,聽瀑布轟隆隆落下的聲響;他喜歡在起霧的日子裡和Wanda練習飛行,感覺涼爽的霧撲在臉上;他喜歡每天晚上和Bucky睡在同一張床上,把他擁在懷裡,感受他的體溫;他喜歡和他的新朋友舊朋友們一起開的派對,看喝醉酒的Natasha把Scott壓在地板上;他喜歡看Bucky和Clint比賽射擊,也喜歡和瓦坎達的勇士們切磋武打;他喜歡和T'Challa分享他珍藏的酒,聽他介紹瓦坎達的歷史。




他愛這樣的生活,這裡就是他的家。在離布魯克林千山萬水之外的異鄉,他這個異鄉人找到了歸屬。




但是,他無法對那些請求視而不見,他不能眼睜睜看著世界燃燒卻置不理。他從來就不是有耐心的人。只要他,還有其他的復仇者們,都沒有耐心等待,他們就只會是這個地方的過客。他們會在這裡停留,但最後,他們還是要為了那些需要他們的人離開。




Bucky走到他的身邊,把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你想回去。”




“對。”




“一旦回去,你就要冒著被逮捕的危險。”Bucky說。“關在監獄裡關到長蝨子。”




“我知道。”Steve回答他。




“但你還是要回去。”




“對,即使他們都不想回去,就算只有我一個人,我也要回去。”




“那好吧,我們一起回去。”




Steve緊緊擁抱著Bucky。他多麼想要讓Bucky繼續這樣的生活,他們很幸褔,很安全,這是Bucky應得的。他卻又要跟著Steve的傻瓜行徑再度跨入危險之中。但Steve不會阻止他的,Bucky始終是一個戰士,他一生都在對抗,納粹,九頭蛇的洗腦,全世界的追捕,還有內心的罪惡感。他很堅強,而這是他的選擇。




“好,我們一起回去。”Steve親吻他的Bucky。只要Bucky在的地方,就是Steve的家。




他們去向國王報告,表達意願,國王雖然感到遺憾但還是同意了。他承諾會有不虞匱乏的經費,新的武器,還有所有他能提供的支援。Steve得到一個新的盾牌,上面不再有顏色和星星,而是簡單的銀色。




他們最後去找他們的夥伴,跟他們說了回去的理由,還有可能發生的後果。復仇者們耐心聽完他的說明。Sam點點頭。




“所以,我們什麼時候開始?”






─完─